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

フローラル・フローラブ 攻略日誌 013 (七緒編 001)

フローラル・フローラブ

8/20
[20:05-21:05] [21:40-23:45]
total: 3hr 05min
f:id:TakumiYuki:20160815140245j:plain

其實昨天凌晨就可以發了,但是不小心打開了反逆のルルーシュ,就從紅蓮可翔式出場一直看到魯路修當皇帝。再來又不小心的點開了鋼鍊,從拉斯特被燒一直看到愛德準備去北方司令部,就這樣從凌晨一點一直看到早上快11點。之後一直睡都沒玩遊戲。

這條線,用另一種方式揭開了男主的身世。當然男主的身世是既定事實,不會因為線路不同而改變,但是每條線過程不同。

其實在こはね線中也有提到,當時男主曾經把有自做的關火災跟母親自殺的事件的收集冊帶來學校看,途中曾經離開座位一下,回來之後發現好像有誰動過。七緒看過收集冊後,有跟夏乃提過,當天晚上夏乃就來到了男主家聊天。

之後,男主接到あーちゃん查到資料的電話後,並沒有像こはね線一樣當天晚上就過去,而是約在隔天早上。結果隔天早上資料就莫名其妙的不見了。更嚴重的是,男主衝回家發現自己藏在隱藏抽屜的收集冊不見了。跟こはね線一樣,網路還有原本查的到的書面資料都不見了。男主覺得一定是教會有隱瞞,所以就衝去質問愁,愁雖然知道一部分男主的身世,但是對於遮蔽網路表示一定不是教會做的。當然,愁說話時男主是有用能力的,所以知道愁沒說謊(白羽毛)。看到男主這麼不爽的樣子,愁覺得暫時不要告訴男主身世的事比較好。

男主在出來教堂沒多久後遇到七緒,問了她是不是看了自己的收集冊,七緒很乾脆的承認了,重點是男主看到她身上是飄著白羽毛。想知道男主更多事的七緒問男主是不是唯道的兒子,男主立刻回答他跟唯道沒關係,還拿自己長得跟他完全不像當理由。

覺得遇到瓶頸的男主越來越不爽,自己所問的嫌疑人不管哪個都飄著白羽毛,被感情沖昏頭腦打算直接傷害唯道。就在埋伏的男主等到唯道時,卻發現他坐著輪椅,這讓男主一時之間下不了手。再加上夏乃突然出現阻止男主,讓男主鎩羽而歸。

一方面,七緒也知道男主說沒關係是瞎掰,幹嘛把毫無關係的人的相關資料收集成冊。這時,七緒突然聽到在樓下的唯道說想補償男主,立刻衝下去問了個清楚。

男主恢復冷靜後,又開始重新思考,並且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假設在根本上有錯誤。所以男主又去了教堂,順便把路上遇到的七緒一起帶了過來,因為七緒跟男主說在前一天已經向唯道聽了一部分真相,當作是避免愁說謊的保險。

在教堂,愁所說的跟こはね線中男主查到的並無二致,不過說了更多東西。男主以為唯道是離家出走,實際上是出去做音樂工作但是摔到腳而住院。而男主小時候遭受土石流的村莊,是個很小的村落,村民們互相都有親緣關係。所以愁自己在調查男主身世的時候,雖然有想過驗DNA找出男主父母,可是大家都是親戚關係,所以根本無法確認。

不曉得為什麼,男主從剛剛的談話就發現了自己一直假設是教會幹的好事是錯的。男主於是設下計謀,請君入甕。擔心男主剛聽完這麼吃驚的事會幹出什麼的七緒也跟著男主一起行動。

男主想在怎樣偷走收集冊也太過火了,而且偷了又能怎樣,早就全記下來了。另外,為什麼唯道最近幾天才突然說要突然援助自己,想援助的話早應該去救濟院查阿,而且跟男主調查被屏蔽剛好同一時期。一邊可以查到一邊反而抹消資料,不像是組織所為。

簡單來說養父跟夏乃是黑幕,收集冊以及襲擊被夏乃阻止也就說得通。大概在兩三周前,夏乃不知從哪知道唯道在找男主才發現七緒媽媽戀人跟男主爸爸是同一人,所以才比較積極的讓男主跟七緒認識,防止男主做錯事。而且唯道會發現之前的斉須就是男主是有人故意讓他知道的,而養父不知道什麼病住院很久了,實際上就是養父為了男主特意放出消息。養父是專業的要人護衛,諜報、防諜、忍術都是養父的領域,能做到這些並不奇怪。

接下來男主到病房去探望養父,順便探聽他做這些事的動機。養父現年已七十,而且又得到癌症(應該),所以才想著幫男主做些事。嘛,總之就是一些父子對話。

之前在攻略日誌003,blog主寫男主的過去是虐待->救濟院->回公寓->火災->救濟院->收養,但是一直到現在才發現我錯了,應該是虐待->救濟院->收養,火災被利成救不知是何時發生的,應該是虐待前。想一想,在救濟院後還送回公寓實在是不合理。另外,夏乃會做到偷東西的地步也是挺奇怪的,不是喜歡男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