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al Charming!攻略日誌 001 (零之編年史 完)

5/22 [18:55-21:05]
5/23 [20:45-21:50]
5/24 [19:50-20:50]
total: 4hr 15min

某天男主--夏本 律突然被魔法召喚到私立真東女子學園,而實行召喚的人--オリエッタ要求男主要在暑假前成為最強魔法師。經過オリエッタ的介紹,才知道原來這所妹妹就讀的學校真名叫ウィズレー魔法学院,只有擁有魔法才能的人才能就讀,但能用魔法的應該只有女生,因此オリエッタ知道男主性別後很吃驚。

而男主要求下,也見到了從小就就讀這所學校,很久沒見的妹妹--諷歌。見完面再跟オリエッタ說話的途中,另一位女主--白神 姫百合闖了進來,說是又來了另一個男性魔法使,男主會跟他同一間房間。等男主回到房間時,才發現另一位男性是自己的青梅竹馬--葉山 秋音,而且是女的,不曉得為何大家都不知道。

半夜,男主被オリエッタ用魔法綁到她房間,進行使魔契約的確認。オリエッタ把男主當使魔來用,不過做為交換,可以實現男主一個願望,而男主的願望是可以在循序漸進的前提下交到女友。確認雙方都同意契約後,オリエッタ拿出了張クロノカード,要男主使用這卡片來學習操控魔法。

隔天,男主跟秋音在楓歌的帶領下參觀了一下學校。男主正式要做為轉學生打招呼,則是由オリエッタ陪同,這才知道オリエッタ是魔法界幻創庭国イスタリカ的公主。男主放學後跟姫百合聊了會天,跟秋音去吃晚餐。晚上被叫到オリエッタ房間,被告誡要好好收集卡片。

之後就開始了選人,不過都是些日常劇情。從第3天到第9(or 10)天,只要選滿某人3次,且第3跟最後一天都是選這一位,就會進入那人的小結局。其他天可以隨便選,只要不滿3次就行。

以諷歌線為例,第1次選她會陪她摸羊駝;第2次選她是秋音用計讓兩人獨處,兩人聊天後男主理解諷歌對於自己胸部太大很自卑,第3次是找諷歌去海水浴場,進結局。

姬百合線,第1次選會幫她拿博物館送來的箱子;第2次選姬百合,是姬百合問男主對自己身材的感想;第3次選姬百合,是跟男主去海水浴場。

秋音線,第1次選會跟她去圖書館;第2次選會撞見她在換衣服,之後幫她按摩;第3次選會跟秋音泡澡。

オリエッタ線,第1次是オリエッタ沒想好要讓男主做什麼訓練,只好讓男主幫忙弄喝的;第2次是給男主做交女友特訓;第3次是海邊。

シンスメモリーズ 星天の下で 感想

3/7-17, 19;5/14-22
共通: 8hr 25min 陽詩: 7hr 55min
春玉&優梨子共通: 3hr 40min
春玉: 3hr 50min 優梨子: 2hr 45min
ちはや&英共通: 2hr 10min
ちはや: 7hr 10min 英: 4hr 35min
total: 40hr 30min

劇情:

秋之回憶經典開場--又有一個重要的人(鷹也)死啦! 而故事當然是跟這個已逝之人有不同關係的人們共同演繹的故事。男主身為鷹也弟弟,當然是一直活在陰影裡,但透過去做老哥生前沒處理完的任務,男主也會漸漸發覺自己就是自己,不是誰的替代更不用跟人比較。

至於劇情,陽詩線說的是家庭的問題,就真的跟鷹也完全沒關係。其他線,像是黃春玉的酒杯也是鷹也在找的;海玻璃...好吧不是鷹也送的,不過鷹也也跟小時候的優梨子說過幾句話;至於ちはや跟英,當然是整個故事的重中之重,也是遊戲標題「星穹之下」的點題。

不管哪條線,劇情都不會無趣,可以讓人享受其中。揭露整個故是最完整的來龍去脈的是ちはや線,而英線比較像是ちはや線的精簡版,除了那個噁心的反派都很不錯。

不過故事的發展,常常讓人覺得很有都合主義的感覺。我是說,常常遇到困難,就會剛好遇到對的人或是對的事就立刻解決了。

整個故事都有一種有點沉重又有溫馨的感覺,其實這才比較符合這系列的基調。秋回八Innocent Fille還出現雙重人格拿刀子什麼的,根本不像戀愛遊戲而是懸疑驚悚,雖說劇情也是挺緊湊好看就是了。至於這一代出現的信,就只是有頭有臉的咖啡店店長,這款的主角也不太跟他諮詢困難了。

總的來說,是推薦的。

系統:

延用秋回八的爛系統,但可以選擇語言,但繁體中文會比較容易出問題,強制退出遊戲。

シンスメモリーズ 星天の下で 攻略日誌 最終回 (英編 完)

5/21 [20:50-22:25][22:50-23:55]
5/22 [00:05-01:45][09:45-10:00]
total: 4hr 35min

選了英,一樣會去羅薩克,但這一次沒有先遇到妹妹跟藍乃,只有遇到木戶。木戶一樣特意在英路過時說了ちはや的交換條件,讓英暴怒。木戶還勸男主,要找星空之房就要趕快,否則會被拆。

男主開始思考保留老宅的方法,最後的結論是讓英去說服忠泰,於是隔天跑去找英。找了半天最後才在育幼院找到正在給小朋友讀故事書「星穹之下」的英,原本男主覺得很溫馨所以不想打擾,不過早就注意到男主的英追了出來,男主才跟英說了自己的想法,並告知那閣樓並不是星空之房。還有,之前英說的「你無法代替鷹也」的意思,是希望男主不要被鷹也的形象給束縛住。

男主也知道英不想跟忠泰扯上關係,於是給了英另一條思路--英想找的星空之房只是剛好在北條宅邸,而男主則是商業夥伴。還另外出了一條計策,讓英比較沒有低聲下氣求人的感覺。

隔天,英提出的需求是現在住的公寓突然要被拆了,希望可以住在老宅。沒想到忠泰反將一軍,說既然這樣住現在這間新的就行。當英不知所措時,忠泰還特意詢問是不是在老宅找到了什麼,但英也很神的回答是小時候的回憶。正當忠泰想用那裡安全差來拒絕時,ちはや說了那就我跟英住好了,接下來狂熱的說自己很想跟妹妹多交流。其身姿之熱情嚇壞眾人,英只好當場請男主也一起住,忠泰問英跟男主之間的關係時,英回答男主是未婚夫。

三人就這樣住進了老宅,而ちはや成為了超級妹控,做什麼事都想跟英一起。而接下來當然是解字謎,但三人要出門去蘆鹿島時,剛好遇上了木戶,三人離開後,木戶打給某人。三人一起在島上到處轉,隔天繼續去別的地方,解完字謎以後(電車站牌圓圈數量對不上的問題,這次是由藍乃解決),三人加緊回老宅,想看看天球儀上的大角星。然而卻有人先一步到了閣樓,男主看到對方是信,且已拿出天球儀中的信,並看到鷹也的名字而愣了一下。就在信想趁機逃跑時,男主抓住他褲頭,信跌成一團。

把水元堂工作的仁(同時也是信堂弟)請來給信療傷,英從他的傷勢發現他是為了閃開當時也在樓梯上的英才傷的這麼重,仁還猜到信是因為家中有AV被木戶威脅才這麼做。但信也不知道什麼遺產,木戶跟信說只是在跟ちはや比賽,誰贏了誰就可以挑選蜜月的地點。

隔天,因為英開始認真想知道這一切,跟男主一起去了圖書館問由姬有沒有鑰匙的線索,雖然由姬沒聽鷹也提過鑰匙,但知道鷹也調查過北條家,知道忠道一直再調查忠泰,所以如果有調查結果,一定會藏在老宅。並且根據由姬觀察,男主其實對於找不找的到鑰匙其實並不緊張,很有可能早已見過鑰匙。

回家路上,男主終於想起來事故那一天,鷹也就是要去送鑰匙。晚上做夢,除了鑰匙以外,還想起來自己要去撿鑰匙前,後腦勺被人打,之後眼睜睜的看著鑰匙被撿走。

隔天,因為ちはや跟男主臨時有事早上不在,剩英在家。英剛好看到兔子玩偶的棉花鬆脫了,拿到閣樓去補時,想到信上寫的字句有違和感,同時還在兔子體內摸到硬硬的東西,這才想到「兩個人去找鑰匙」是要找兩把鑰匙。拿到像發條的鑰匙後英開始到處試,總算試到八音盒,打開了地下室入口,卻只能興嘆還沒找到另一把鑰匙。就在這時,英被電昏了。

原來木戶一直伺機而動。英被綁到地下室過不久醒來,看到木戶的鑰匙很快就推測出當時是木戶在事故撿走了鑰匙,還質問為何當時不救鷹也。就在木戶嫌煩想侵犯她拍不雅片,英喊救命時,男主剛好趕來,用花瓶砸木戶,但還是被他跑掉,地下室入口還被關上。

陷入一片黑暗的時候,英又開始反應過度而哭喊,男主抱住安慰後,過不久屋頂繁星亮起,英才找到回憶中的那一片景色--星空之房。之後ちはや來救,因為ちはや本來就有僱調查社監視木戶,一陣逼問後再加上花瓶碎片,就知道兩人位置,還順便讓木戶言聽計從。

接下來就是如何利用這些調查資料。之後是由英來跟忠泰談判,希望忠泰把老宅讓給自己。對英來說,老宅代表無可取代的回憶。

接下來的劇情類似後日談。ちはや可以讓木戶言聽計從,是因為發現到有群組私傳私人AV,委託仁調查後,發現都是木戶拍的。接下來是跟英去車禍現場祭花,在海灘散步時,英說了一開始只是想撒氣才纏著男主,沒想到男主為自己做這麼多。說這句話時綻放的笑容,讓男主為之神往。

シンスメモリーズ 星天の下で 攻略日誌 007 (ちはや編 完)

5/20 [20:05-22:25][23:00-00:20]
5/21 [11:50-13:25][13:50-15:30][20:10-20:25]
total: 7hr 10min

如果選擇ちはや,男主在那一本觀光手冊最後會發現一張ちはや寫的七夕簽,願望是跟男主結婚。隔天,男主找陽詩出來,希望她可以報告ちはや的一舉一動,男主想知道ちはや是不是真的不想翻修老宅。

於是男主繼續調查怎麼翻修老宅,把書拿到羅薩克看,剛好妹妹跟藍乃也來溫習功課。很不巧的是木戶也來,剛好看到男主,於是跟男主解釋了ちはや的現況。除了一直強調自己是未婚夫以外,還說了ちはや要求父親道歉且需要把英迎來北條家來資助她的生活,不過交換條件是要大學退學跟木戶結婚。在打工的英一聽到氣的大吼大叫,男主搬出鷹也名字好不容易把英安撫下來後,木戶話鋒一轉提到了老宅翻修的事,但竟然是鼓勵男主繼續做下去。木戶說了,根據可靠消息來源,老宅應該藏著只有英可以繼承的財產,如果找到了,那麼ちはや提的交換條件就沒有必要,ちはや就自由了。

在大家離開羅薩克後,英氣喘吁吁的追上男主一行人到了水元堂,原來是因為みそら跟藍乃有幫英求情。之後大家在水元堂談,英很想當面對ちはや說不要多管自己閒事,不需要憐憫施捨。みそら就說了乾脆直接闖入北條家,但政治世家必定戒備森嚴。剛好黃春玉也來,於是男主決定先跟英、春玉一起去北條家看看戒備狀況。

到了北條家,遇見了木戶走出來,還別有深意的用自己的門禁卡讓男主跟英進了宅邸,兩人直驅ちはや房間。ちはや一見到男主就難掩自己吃驚,而英開始對ちはや重申不要多管閒事,擅自決定要幫助自己,另外還罵了ちはや沒主見,父親說什麼就什麼,那種交換條件也能答應,根本就只是想把責任全部甩給別人。

話講到一半,忠泰剛好也回來了。忠泰當然問男主到底想幹嘛,還嗆男主到底是為了財產還是名聲才想跟ちはや要好,ちはや聽到這句後就爆發了,質問為什麼不能跟男主結婚。但忠泰反而問了回去,問女兒為什麼答應跟木戶的訂婚,還嚴厲的問難道想繼續維持曖昧的關係讓別人陷入不幸嗎?

這句男主沒聽懂,可能是過去發生的某件事。奇怪的是,忠泰說了ちはや今晚可以出去走走,ちはや頭也不回出去後,忠泰還用慫恿的語氣,似乎在暗示男主可以搶走。不過男主可是正直正派的木頭,在門口看到跟陽詩在一起的ちはや,當即建議去住陽詩家。

隔天,男主父親登門拜訪北條家,不過忠泰禁止男主踏入北條家一步,但不追究昨晚私闖民宅的事,也開始允許ちはや外出與用手機。當男主走到當時哥哥出事的隧道時,猜到男主會來的ちはや也到了,兩人就開始聊天。

這次的聊天,重點是ちはや對自己個性的解析與由來。過去某天,男主曾去北條家和ちはや玩,有個僕從對於男主有些瞧不起,說了一些看不起人的話。ちはや明確跟忠泰表明那僕從的所作所為後,隔天那僕從就被炒了,忠泰還很明確的對ちはや說這是妳所期望的。

這事件過後沒多久,當ちはや向男主問起要怎樣才能當男主的新娘時,男主說了就照水元堂的守則,ちはや理解成要成為可以讓大家露出笑容的淑女。

需要謹言慎行並顧及所有人,但又無法忽視自己內心聲音的個性,造成ちはや做的事總是充滿矛盾。一邊在line上說永別,卻又寄來忠道的謎題,希望男主解開;一邊對男主懷抱著愛情的憧憬,一邊卻又答應跟木戶之間的婚事,怕的是萬一下嫁男主,到時是英被迫扛起北條家。

男主想報答ちはや這些年來為男主的著想,跟ちはや說了要繼續翻新工程,並建議ちはや可以用房子內有留給英的遺產,阻止忠泰賣掉房子。而當天下午男主還有空,ちはや就跟著男主去解觀光手冊上的謎題。謎題很簡單,就是去地圖上指示的地點找招牌,對映謎題內部的數字去填格子。雖然澄咲站車站的招牌換過所以跟題目對不上,不過剛好遇到了凜指出了這一點,順利解完謎題。

晚上,木戶來到YuKuRu,跟凜打聽了白天遇到男主的事,惹得信很不高興。

數天後,老宅幾乎全員到齊,大家一起來解那一天男主跟ちはや解出來的格子。英很快的得出答案是大角星,到了隱藏閣樓,按下了星象儀上的大角星,出現了一封信。信裡的內容,敘述了原來忠道本來想藏鑰匙,但發現無法如願,於是把鑰匙交給偶然認識的鷹也,希望他交給英。但英不記得自己收到過什麼鑰匙,再仔細調查一下信,發現寫的日期是鷹也出事前一天;也就是說,人算不如天算,鷹也來不及把鑰匙交給英。

晚上做夢,男主夢到車禍現場有鑰匙,跟來水元堂的ちはや說了這件事。不過當時車禍現場遺留的東西應該都送回來了,早就知道沒有什麼鑰匙,兩人再找一次鷹也的遺物也是一無所獲。隔天,兩人去圖書館,想找當時車禍相關資料,沒想到由姬主動給男主看了一本八卦雜誌,上面寫著當時的車禍有政界相關人士的第三輛車,但目擊者後來被封口,不過由姬甚至提供了那位目擊者的姓名住址。

循著地址找到那位老人目擊者,他一看到ちはや就認了出來,還知道旁邊的男人是死者弟弟,也就說出了所謂的政界相關人士是誰--ちはや未婚夫木戶。

於是男主便規劃了一場戲。首先ちはや回家跟木戶說打算停止翻修,原因是在閣樓找到鑰匙孔卻沒鑰匙,還說把鑰匙孔附近用黃藍膠帶貼起來。木戶打給陽詩,確定明天晚上男主、ちはや跟陽詩會一起出去吃飯後,便獨自前往老宅。木戶一邊找鑰匙孔一邊謾罵,還說了一些生小孩沒意義很麻煩之類的,背事先潛伏還開啟錄音的男主跟ちはや抓個正著。

原來木戶認為忠道爺爺一定藏了遺產與忠泰的醜聞,想讓忠泰下台。但忠泰出的謎題只有長年與忠道爺爺生活的ちはや跟英才能順利解開,所以就以藏有給英遺產作為噱頭,積極鼓勵男主跟ちはや去找。找到後自己再漁翁得利,把遺產作為資金,利用醜聞把忠泰拉下台,自己取而代之,還就男主偷錄音這事罵了男主一頓順便侮辱他哥。這些話聽得ちはや怒不可遏,又是罵人又是甩巴掌又是想拿大缸砸人,最後逼木戶交出鑰匙,並解除婚約。

隔天,為了隱藏這鑰匙背後不堪的事實,男主跟ちはや選擇了對英說謊把鑰匙交給英。不過當大家對於鑰匙孔在哪裡也沒個頭緒。後來想到信上是寫要兩人尋找鑰匙,就想可能是一人找一把,最後ちはや想到可能是在自己喜歡的兔子玩偶裡,果真有一個發條用的鑰匙,大家立刻想到在旁邊的那個很奇妙的被固定住的八音盒,上面剛好有一個對應的孔。插進去轉動後,地上出現了一個可容一人通過的門,門鎖正是英拿著的那把鑰匙,進去後,才發現是一個屋頂畫有星空的地下室。

而忠道的遺產不只是地下室。角落堆著很多紙箱,裡面的資料正如木戶猜測的一樣,是忠泰主導的髒錢報告。忠道也是一個政治家,很不爽忠泰奪走自己的地位,於是調查了許多,但卻留給孫女決定如何使用。最後,ちはや拿著這些資料,跟忠泰談判。忠泰不愧是大風大浪見的多的老手,這些資料攤在眼前依然面不改色,直到ちはや提出最後一個要求為止。

ちはや提出的第一個要求--解除跟木戶的婚約,在忠泰意料之中;第二個要求是英不想跟忠泰有任何瓜葛也不要資助,雖然不在意料之中但也不吃驚。原本忠泰猜第三個要求應該是承認跟男主交往,沒想到ちはや回說就算不求忠泰也打算跟男主交往結婚,之後宣稱自己也要當政治家來讓澄空居民幸福,這才驚到忠泰。

跟忠泰對決完後去海邊散步,ちはや希望男主可以在忌日時掃外公的墓,自己也會跟男主掃鷹也的墓,同時還希望男主不要比自己早死,之後男主告白。最後,是翻修完成,圖書館咖啡廳「星穹之下」開幕。

シンスメモリーズ 星天の下で 攻略日誌 006 (ちはや&英共通編 完)

5/18 [20:00-21:25]
5/19 [19:40-20:25]
total: 2hr 10min

男主決定開始去找當時鷹也接下的委託的線索,很湊巧的,剛好有育幼院不小心把信寄到了水元堂,於是男主前去拜訪。男主在猜,出車禍那一天鷹也開的方向正是朝育幼院的方向,所以可能委託人就在育幼院裡。

當男主指名要找鷹也最熟的人時,育幼院老師說的是兎,不過出來的卻是英。原來兎(るな)是英的母親取的名字,而且是那種很中二的寫成什麼讀成什麼的那種キラキラ名,再加上母親就是在九年前拋棄英,把她丟到育幼院的人。

不過英也願意跟男主說當時她拜託鷹也的事--找到「星空之房」。英只記得小時候曾在一間有星空的房間,跟著老爺爺與小女孩一同歡笑。

之後男主跟ちはや有約,就邀英一起去老宅看看,不過上次英也一起看過一輪了,是沒看到什麼有星空的房間,不過男主計得英曾在某面牆壁時有停下往上看。跟ちはや說了星空之房後,ちはや也表示沒印象。之後打雷下雨,英害怕的姿態讓人感覺是有什麼心靈創傷。被ちはや抱著安慰到一半,英突然說她正靠著的鐘應該往左一點,男主照她說的移開後,發現有ちはや跟るな比身高的刻痕。但之後雨停恢復冷靜,英也說不曉得為什麼就記得鐘的位置不對,但也沒印象有住過這屋子。另外,屋子裡擺的ちはや小時候喜歡的兔子玩偶也叫小兔,不知道有沒有關係。

當晚三人就住在這宅子,隔天美空跟藍乃為了挑選可以放在咖啡廳的書而一起過來。找外公書房的過程中,美空找到了一本名為「星天の下で」的童書,ちはや說這是小時候自己很喜歡的一本書,而且這是外公朋友基於興趣自行翻譯出版的書,不是廣泛流通的。不過英卻對這故事有印象,且書上的一些字有不同顏色的圓點記號,ちはや表示小時候看時沒有這些記號。不過外公常出解謎,所以大家打算來玩玩看。

謎題很快就揭曉了,是把立式衣架往左轉,但ちはや卻說了因為小時候曾經撞倒過衣架,因此把它固定住了。正當大家失望時,男主不小心把衣架上一根給弄斷了,出現了一個可以轉的開關。左轉後藍乃聽到二樓有聲音,上樓一看,發現一面牆被打了開來,有樓梯通往上面。男主還想到,那面牆正是英上次來時,撫摸的那一面。

大家往上走後發現是一間有天文望遠鏡的小閣樓,還留有一封外公的信,大意是這是小時候ちはや跟兎最喜歡的房間,不過要對忠泰保密,另外還出了新謎題,要兩人一起尋找鑰匙,共享同一片星空。。大家鄒出房後,剛好忠泰來接,看到英一陣驚愕,說出了映子這個名字。英一聽到這名字氣不打一處來,男主一問才知道映子就是英的母親,而忠泰才知道眼前女生就是兔,正要自我介紹時,就被英的大吼打斷,不歡而散。

於是目前男主有兩件知道的事,一件是星空之房大概是找到了,另一件是ちはや跟英大概是姐妹。

大家就在這尷尬的氣氛下不歡而散,隔天ちはや更是傳line說翻新工程就全面停止。隔天陽詩來到水元堂,說是ちはや要轉交給男主昨天忘在老宅的一個紙袋,另外也說了昨晚的情況,原來忠泰對ちはや說明了英的事情--英的確是同父異母的妹妹。當年ちはや只有一歲時,忠泰正在忙議員選舉,北條家忙進忙出。ちはや母親為了不妨礙選舉活動,便帶著ちはや回老家去住,忠泰就在這時候出軌。

到了ちはや五歲時,英的母親把女兒丟到北條家,逼忠泰承認,才讓外遇曝了光。ちはや母親因此大受打擊再次回老家,陷入了無人照顧小孩的困境,這時接手兩人的就是忠道爺爺。但在老宅撫養了兩人一年後,忠泰突然跟英的母親再次出現,說是已經預付了10年膳養費,所以可以不認英這個女兒,同時ちはや母親也差不多恢復了,所以要把ちはや接回來。

雖然忠道覺得忠泰這樣不負責任,但英還是強行被她母親帶走。聽完這過去之後,ちはや也為了完全不記得跟英相處的時光而頗受打擊。

男主知道這段緣由後,想立刻跟英說,英卻以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為由厲聲拒絕男主。就在男主失魂落魄在街上晃時,遇到了父親聊了一下,才知道自己無法接受這樣的狀態。與父親道別後,男主路過羅薩克時,看到ちはや未婚夫木戶被正在打工的英趕了出來,這才從木戶知道為了防止ちはや去找英,ちはや完全被禁止與外界連繫。

回到家吃完晚餐後,看了美空丟過來的,陽詩帶來的紙袋裡的東西,才發現裡面的2010年澄空觀光導覽手冊的最後一頁,是忠道爺爺的謎題,看來這是被軟禁的ちはや給男主的訊息,而解開謎題後,才會找到「星空之房」。當男主想著要看到誰的笑容時,就是個人線的分歧。

シンスメモリーズ 星天の下で 攻略日誌 005 (優梨子編 完)

5/16 [20:30-21:40]
5/17 [19:40-21:15]
total: 2hr 45min

如果兩人吵架又和好的最後,選擇了優梨子,那麼之後跟經紀人的談判,會變成可以單飛,但要在PALASATE的夏季公演上舉辦畢業單飛演唱會,優梨子也勉為其難的答應。

結果談完一出店門,就被狗仔拍了,隔天的八卦雜誌上寫著與圈外男性密會,單飛演唱就這樣被擱置。男主跟春玉覺得這次機會實在難得,所以決定春玉去想辦法跟是物所談、男主則是去看看優梨子的情況。男主發現優梨子不想跟過去隊友競爭,不過男主總算用她心中的熱愛說服了她。至於謠言部分,當新聞一出來,擔心的ちはや就說了可以用她父親的力量消除謠言。

隔天,除了搬出北條議員的名字以外,還跟對方說了黃虎公司也很想招攬她,黃春玉也說了自己會是下任總裁,總算讓事務所同意如期出演。之後男主跟優梨子到了海邊,原因是男主不知道為什麼會夢到鷹也在這海邊把海玻璃交給優梨子的記憶。不過優梨子想到過去一段時間父親胃潰瘍,放學後會待在某個地方等媽媽接,現在回想起來那某個地方就是水元堂。男主聽到這過去,也才想起來過去一直把會待在家的小學女生叫ゆいこ,而優梨子則會不高興的矯正念法。想起過去,兩人相識而笑。

不對,那怎麼直到前幾天男主父知道是優梨子都沒反應??

過不久,男主還夢到自己稱讚小時候的優梨子歌唱得好。早上跟ちはや還有陽詩聊天,除了確認謠言已平息之外,ちはや還說了曾經跟陽詩、男主還有優梨子一起玩過,男主到了晚上才想起來,海玻璃其實是自己給的。

之後因為事務所的委託,開始跟優梨子一起晨跑,到海邊時再次聽優梨子提到海玻璃的話題,男主也沒說破當時回憶的主角是自己;殊不知,優梨子其實也早就想起來了,但希望男主可以自己察覺,進而發現自己喜歡男主,後來還有一起去美術館。

很快的就到了公演前的彩排,優梨子的表現讓PALASATE成員很不高興,圍起來把優梨子罵了一頓。但之後迷路偶然路過PALASATE的休息室時,發現她們其實也很佩服優梨子的時利。到了演出當天,演出服不見,優梨子用平時服裝上陣;演出途中沒燈光沒伴奏沒麥克風聲音,優梨子繼續用清唱撐場,博得台下一致好評。

經過種種事情,男主發現自己不是哥哥的替代,優梨子也有了自信,最後男主親口說了海玻璃其實是自己給的,告白接吻收場。

シンスメモリーズ 星天の下で 攻略日誌 004 (春玉編 完)

5/15
[15:30-16:45][18:15-20:50]
total: 3hr 50min

總之,自從優梨子出現在水元堂前面後,翡翠酒杯就被放一邊了。

回到優梨子的問題。春玉打算在跟經紀人表示立場,而這時傳來很遺憾的消息,優梨子的事務所只允許優梨子以偶像的身分繼續演藝活動。當兩人再次跟經紀人談時,突出奇招說了春玉是中國黃虎公司的優秀製作人,可以幫自己以純歌手身份活動。男主第一次聽到黃春玉有這樣的頭銜,而春玉的確是黃虎公司千金,也投資過一些演藝人員,但再怎麼說這也太突然了。春玉選擇硬著頭皮迎合優梨子的話,並在經紀人離開後,問男主要怎麼辦。

過不久,事務所就答應以春玉當製作人,推行歌手化活動,在男主的idea下,春玉想到了可以在夏季的澄空祭上讓優梨子唱歌,於是男主提議可以去找澄空祭組委會,談談演出場地的事。去的中途遇上鷹也女友由姬,也一起去了。最後談的結果是借用由姬提議蘆鹿島海岸的livestage,春玉也會請她投資的蘆鹿島的藝人一起出演炒熱氣氛。不過在場的草野先生,聽男主問鷹也在找什麼東西時,提到當時鷹也有跟北條忠道聊過翡翠酒杯,春玉也想到當時忠道曾幫忙過黃家,這酒杯是北條家後來基於兩家情誼送的。所以確定了當時的鷹也也是在找同樣的酒杯。

回到男主家,鷹也的房間尋找線索,發現的確寫了很多便條紙。而春玉也直接跟ちはや跟她父親忠勝談過,兩人卻一無所知。兩人在鷹也房間找著找著,男主不小心倒在春玉身上親到了春玉,春玉就語出驚人的說只能結婚,隔天更是背著一個大旅行包來到男主家住。說黃家家訓是接吻的人如果可以依靠就要結婚,剛好一直喜歡男主的藍乃也來了,看到春玉宣告結婚以及當場親臉頰的畫面,原地去世,之後大家一起吃晚飯,藍乃也一直是眼神死的狀態。

隔天優梨子來跟兩人談出演的事情。事務所已同意可以在蘆鹿島辦單飛出道演唱會,但春玉覺得優梨子的曲子都不夠華麗,建議寫情歌,優梨子反將一軍,請跟男主有婚約的春玉來寫歌詞。而優梨子還提到了,過去曾在古董市場上用10萬日元買下了酒杯,如果演出成功可以用那酒杯乾杯。(兩人笨阿!這麼明顯的flag都沒注意到。)

但歌詞的創作並不順利,於是男主跟春玉轉而思考何謂愛情。男主某天晃到北條老宅遇到ちはや,ちはや只回答對她而言是如夢幻般的東西,而男主也被優梨子指出有不想改變現有關係的傾向。至於春玉,則是發現自己的確是喜歡男主的。

某天,春玉跟男主出門去做舞台背景影片的取材,男主提到了同一個職場的仁哥,打聽到了古野先生提到酒杯,在古董市場上賣給了普通人(flag*2!!!)。而春玉反問酒杯的意義,男主的回答是酒杯可以是友情的信物,但不代表友情本身。

聽了男主對於酒杯的詮釋後,春玉就著從曾祖父那一代延續下來的友情寫了歌詞,也順利過關。之後在草野的介紹下,見到了另一個可能知道買方消息的古董商,雖然對方一開始不願意說,但由姬突然出現,說明了酒杯是當時北條忠道的父親為了救濟戰後澄空而拿出來賣的,古董商才開口,但也只知道買方是年輕人,連性別都不知道。

之後的單飛演唱會,背景播放著春玉做的舞台背景影片,配上優梨子的歌聲取得了大成功。晚上慶功宴時,優梨子拿出找到的杯子斟酒,才發現優梨子買的杯子正是兩人在找的。散會後,兩人在公園,再次卻認彼此愛情。